本篇文章2061字,读完约5分钟

财经频道消息12月20日,博鳌堂生活研究院(上海)与中国传媒大学广告学院联合发布了2017年“活着的人的动态调查”研究成果——“活着的人及其在创造文化消费新风尚中的心理感悟”。今年是“民生调查”开展以来的第五个年头。该研究关注的是中国居民日常“文化消费”的快速扩张,尤其是新兴中产阶级在食品、服装、住房、旅游、体育和学习等领域积极开展的生活和文化活动。在深入挖掘“文化消费”快速增长背后原因的基础上,上海博鳌堂生活研究院提出了“余乐”这个关键词,它象征着新中产阶级的根本愿望。

余乐:营造文化消费新风尚的生活者及其心理洞察

近年来,“文化消费”的范围逐渐从音乐、戏剧、绘画等文艺领域扩展到饮食、时尚、体育、影视、动画等生活领域。,这更贴近人们的日常生活,而相关的消费市场也在不断扩大。在这一现象的背后,随着经济的持续发展和物质财富的不断增加,它开始用内心的财富追求中国的新中产阶级。上海博鳌堂生活研究院认为,推动“文化消费”持续增长的关键因素是新中产阶级固有的精神欲望。

余乐:营造文化消费新风尚的生活者及其心理洞察

为了更好地理解和把握新中产阶级对“文化消费”的心理变化和一系列新生的需求,上海博鳌堂生活研究院对普通人和各界有识之士进行了一系列定量和定性的调查,并在此基础上总结出了践行“文化消费”者的七个新意向。它们是:日常肌理意向(生活质量意识)、自我修养与提升意向(自我成长意识)、兴趣与技能意向(差异化意识)、现场合作创作意向(参与意识)、缓慢意向(充分意识)、熟悉意向(价值判断基准)和新中式意向(设计与审美意识)。

余乐:营造文化消费新风尚的生活者及其心理洞察

经过五年的积累,上海博鳌堂生命研究所的“活着的人的动态调查”大型系列研究项目能够更准确地捕捉到中国活着的人的物质和心理需求。上海博宝堂生命研究所秉承“活的人的思想”的理念,将通过对生活行为及其本质欲望的洞察,不断发现活的人的研究的新视角和营销方法,从对活的人的整个生活环境的理解中描绘生活的美好未来。

余乐:营造文化消费新风尚的生活者及其心理洞察

■新“文化消费”和新中产阶级的七种消费意向

据估计,中国目前大约有3.2亿新中产阶级,2022年有4.8亿。未来,“文化消费”将继续增长。在本研究中,上海博鳌堂生活综合研究所选取了两三年前出现的一些具有明显特征的“文化消费”行为作为重点研究对象。通过深入的挖掘和分析,它洞察了中国人,尤其是新中产阶级“文化消费”背后的欲望。上海博鳌堂生活综合研究所在采访了众多“文化人才”和各界“文化消费”的积极实践者后,将生活中“文化消费”的心理需求归纳为七种意向。

余乐:营造文化消费新风尚的生活者及其心理洞察

*七种消费意向

①日常纹理意图

他们不再盲目追求高端商品,而是倾向于购买时尚的文具、功能和设计都很出色的搪瓷罐以及其他既有才华又有色彩的高品质日用品。

②保护和推广意图

如出国旅游时参观工厂或工业博物馆,退休后学习油画或乐器等。,这是一种“文化消费”的意图,增加自我生活的乐趣。

③兴趣和技能意向

属于这种意向的“学习”对象,不再是过去直接有益于工作或学习的“实用”内容,而是与现有工作关系不大、基于更长远视角的“兴趣类”内容。

④当场创造意图

它指的是在诸如音乐节和二维活动等线下娱乐“文化”活动中,对某一主题有共同兴趣的人们聚在一起的一种意图,不仅是为了友谊,也是为了分享快乐时光。

⑤缓慢的意图

那些有这种意向的人对闲暇时间有更高的追求,比如,他们会在办公室里自己慢慢磨豆子、煮咖啡,而不是像往常一样“只要有is/きだよ".就打手机”

⑥烹饪意图

这个意图是,过去中国人通常喜欢购买装有“最新技术”的商品,但在过去一两年,“工匠”一词开始流行,人们开始对“非高科技”和“手工温暖”的商品感兴趣。

⑦中国人的新意图

它指的是一种设计意识,类似于在中国餐馆中设置酒架、流动爵士乐和用西方配料制作创意菜肴的做法,并在中国传统美学的基础上增加现代元素。这种意识已经广泛渗透到日常生活的各个领域。

■基本愿望是“文化消费”

上海博鳌堂生活研究所认为,推动“文化消费”的根本动因在于,活着的人想要追求自我,拓展“感性和知性的品质”,进而获得“剩余”(精神上的富足),这种心理需求可以用“剩余音乐”一词来表达。这种新的欲望,是由现有的“追求‘富足’(购物或体验的数量)和积累‘追求‘剩余’(感性和理智的品质)’”的心理形成的,可以与沙漏相提并论。如果说滴沙(象征着“富足”)被认为是填充“富足”(追求财富)的行为,那么释放出来的陀螺空就可以被认为是“剩余”,而不断滴沙则可以象征着活着的人们追求“富足”的情绪正在减弱。如果我们能把更多的注意力集中在沙漏的顶部,而不是被滴落的沙子所引导,不难发现空有一个不断扩大的空白空间,这意味着抚慰和给精神留下空间。

余乐:营造文化消费新风尚的生活者及其心理洞察

■消费意图的变化

过去,“量”的消费是为了填补“剩余”,而“文化消费”是为了扩大感性和知性,然后创造“剩余”。"余"谈的是表面看得见的东西,而"余"谈的是看不见的内心世界。事实上,由于追求数量的心理仍然很强,活着的人实际上在增加“剩余”的同时也开始了“剩余”的扩张,两者交叉的结果就是“剩余”(在古代汉语中常见,意为“富足”)。

余乐:营造文化消费新风尚的生活者及其心理洞察

※资料来源:中、美、日“文化消费”意识和行为调查

来源:罗马观察报

标题:余乐:营造文化消费新风尚的生活者及其心理洞察

地址:http://www.l7k9.com/gcbyw/16170.html